推广 热搜:

        师叔啊,我错了,你放我下来把,我还要回去复命呢。

           日期:2020-06-29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        核心提示:去吧去吧,别犹豫了。系统也催促九泽下决定。好,那我便同几位一起,也沾一沾各位道友的光。九泽笑着朝钱放三人拱了拱手。不必
           “去吧去吧,别犹豫了。”系统也催促九泽下决定。

            “好,那我便同几位一起,也沾一沾各位道友的光。”九泽笑着朝钱放三人拱了拱手。

            “不必如此客气,”钱放也笑了,“说不准咱们即将成为同门师兄妹。”

            “借你吉言。”九泽道。

            一行人很快到了传送阵前,眨眼间便到了华阳宗所在的华阳城。

            出了传送阵,一抬头,就是一座巍峨的山门,高高屹立在云端,华阳宗三个墨色大字浮刻在宗门上,苍劲古拙的字体看上去威严庄重。整个山门让人望一眼便心生敬畏。

            “看傻了?”钱放的声音从九泽和沈一的身后传来,几步走到两人身前引路,边走还指着山门说,“跟你们说啊,咱们祖师爷当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非得给咱们山门加个幻术,只要在这华阳城里,无论从那个角度,只要抬头,都能看到咱们华阳宗的山门,而且都是正面。这么写年,华阳城的人早看腻了,平时没事都不稀罕抬头,你们啊,习惯习惯。”

            “咳咳,”陈登在钱放说话的时候一直咳嗽,赵旭几度想说话奈何被钱放察觉了,几次都被堵了回去,现在终于找到机会开口,忙道,“师兄,你这么说祖师爷,要是长辈知道了……”

            “知道就知道呗,咱们师门的长辈,怎么会为了这点小事找我麻烦。”钱放不以为意的打断了赵旭的话。

            陈登和赵旭对视一眼,默契的后退了好几步,还顺手拉开了沈一和九泽。

            钱放立即警觉起来,刚要戒备就觉身后传来一阵风,完全不给他反抗的机会,直接把他吹到半空荡来荡去。

            可怜的钱放还没反应过来,就在一阵只针对他一人的狂风中浮浮沉沉。

            “谁说我不会找你麻烦?”一个身着华阳宗服饰,腰佩金色腰带的人悠闲的走来。

            钱放狠狠瞪了两个师弟一眼,随后朝着来人狗腿道,“师叔,您如此宽厚大度,英俊潇洒,可不可以先放我下来?”

            “不可以。”霍卿英不仅不同意,还挥手在地上放了把高背椅,异常端正的坐在椅子上,抬头观看钱放的表演。

            “这人是元婴长老,”系统科普道,“这华阳宗啊,所有人的宗服图案都是一样的,白底金印,差别在于领口包边的颜色。白色是入门杂役弟子,蓝色是外门弟子,粉色是内门弟子,红色是亲传弟子。黑色是金丹期以上的掌事弟子,金色是元婴长老,金领金带的是掌门。”

            “这腰带不会被私下换吗?”九泽好奇。

            “不能,私下交换腰带或者偷窃腰带者,会被立刻发现,直接逐出宗门。”系统道。

            另一边,钱放已经被霍卿英折腾得衣衫凌乱发型全毁,口中不停哀嚎,“师叔啊,我错了,你放我下来把,我还要回去复命呢。”

            霍卿英慢条斯理的喝着刚从储物空间里拿出来的灵茶:“哟,错了啊,那咱们祖师爷怎么样啊?”

            钱放忙道:“祖师爷英明神武、真知灼见、千古流芳!”

            霍卿英深吸了一口灵茶清幽的香气:“那我们华阳宗的山门如何啊?”

            钱放一口气毫不犹豫:“高大巍峨,庄重威武,浩淼如仙境,百看不厌!”

            “嗯,既然百看不厌,那从今天起,你城中话一个月山门,每天一百张,要各个角度,配合不同场景的话,明白吗?”霍卿英说着,慢慢起身,朝钱放挥了挥手。

            钱放咚的掉在地上,虽然没了狂风摧残,可此时的他更绝望了,“师叔,可不可以换一个惩罚。”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打赏
         
        更多>同类资讯

        推荐图文
        推荐资讯
        点击排行
        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
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福彩3d字谜总汇大全